<address id="rjf35"></address>

    <listing id="rjf35"><listing id="rjf35"></listing></listing>

      <form id="rjf35"><th id="rjf35"><progress id="rjf35"></progress></th></form>

          <noframes id="rjf35">

          <form id="rjf35"></form>
            <noframes id="rjf35">

            史上第一個被稱作“千金”的男子,歷經三朝,六次拒絕入朝為官

            2022-10-26 04:53 來源: 高考學習網 本文影響了:3794人

            說到“千金”一詞,世人皆知是對別人家女兒的尊稱,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最開始“千金”一詞,是用來形容出類拔萃的少年男子。

            這個人就是南北朝時著名的天才少年謝朏(fei)。

             年少成名天下聞

            說到謝朏,很多人或許陌生,我們可以把他家往上倒三代,大概就不陌生了。他是東晉名士謝安的族孫,他的父親是南北朝時著名文學家謝莊。蘇軾的千古名句“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就是化用自他的《月賦》“美人邁兮音塵闕,隔千里兮共明月”。

            謝朏自小便天資聰慧,十歲就下筆成文,且文采出眾。

            因此,謝莊外出游個山玩個水,總愛把小小年紀的謝朏帶在身邊,好讓他隨時寫個詩作個文助助興。這謝朏倒也不辱父命,“攬筆便就”,眾人免不了夸贊一番,謝莊也不謙虛,于是便有了那句名言:

            莊笑,因撫朏背曰:“真吾家千金?!?/p>

            其實古人贊美自家子侄輩,常掛在嘴邊的,并不是這一句,而是“此吾家千里駒也”,謝莊要標新立異,他又是名人,于是自謝莊之后,近千年的時光里,“千金”一詞都是用來形容有才華的年輕男子。

            “千金”用來形容女子,是從元朝開始的。最早的文字記載見于元代曲作家張國賓的雜劇《薛仁貴榮歸故里》:

            小姐也,我則是個庶民百姓之女,你乃是官宦人家的千金小姐,請自穩便。

            這之后,大戶人家的女兒,就被普遍稱為“千金”了。

            話說自此之后的謝朏,名氣越來越大,連孝武帝劉駿都知道了。有一次圣駕游姑孰,便特意叮囑謝莊帶上兒子謝朏。小小年紀的謝朏,照樣不辱圣命,洋洋灑灑便寫出一篇贊文來,把一向文采甚高的孝武帝也驚呆了,當眾大加贊賞。

            1604747549934759.jpg

            孝武帝游姑孰,敕莊攜朏從駕,詔使為《洞井贊》,于坐奏之。帝曰:“雖小,奇童也?!?/p>

            因為出身名門,又自小文采出眾,后來的謝朏在劉宋王朝,便一路平步青云。

            他從行參軍的基層做起,又一路做過太子舍人、中書郎、長史等職:

            起家撫軍法曹行參軍,遷太子舍人,以父憂去職。服闋,復為舍人,歷中書郎,衛將軍袁粲長史。

            謝朏在袁粲手下做長史的時候,也被另眼相看,贊譽有加,袁粲說他有乃父之風:

            朏謁既退,粲曰:“謝令(謝莊曾任中書令,故稱謝令)不死?!?/p>

            以至后來謝朏出任臨川內史的時候,有人告發他貪污受賄,舉報信送到袁粲這里,袁粲居然按下此事,不了了之,看來對謝氏父子的人品是絕對的信任。

            這個劉宋王朝的袁粲,其實可以著重說一下。順帝劉準被蕭道成強逼禪讓,劉宋王朝滅亡時,他以死抗爭,父子雙雙殉難,被譽為宋室忠臣。

            1604747573939093.jpg

            僧靜乘暗逾城獨進,最覺有異人,以身衛粲,僧靜直前斫之。粲謂最曰:“我不失忠臣,汝不失孝子!”遂父子俱死。

            很顯然,昔日上司袁粲父子雙雙死于國難的氣節之舉,深深影響了謝朏,以致齊高帝蕭道成篡位時,需要時任侍中的他,當眾解下玉璽,授予蕭道成。蕭道成派人去請,當即遭到他斷然拒絕。他說,你們齊朝,有自己的侍中,我是宋的侍中,可不替你們干這腌臜事兒,然后就昂然拿過枕頭睡大覺去了。

            侍中當解璽,朏佯不知,曰:“有何公事?”傳詔云:“解璽授齊王?!睎F曰:“齊自應有侍中?!蹦艘砼P。

            因為這事,后來的齊武帝勸蕭道成,不如殺了這廝,蕭道成也是人精,他說殺了他,更成就了他的美名,不如留著他,又不用他,憋死他。

            既而武帝言于高帝,請誅朏。帝曰:“殺之則遂成其名,正應容之度外耳?!彼鞆U于家。

            因為名望太大,蕭道成死后,在齊武帝的永明年間,謝朏再次被起用。

            永明元年,他擔任過通直散騎常侍、侍中、國子博士等職。永明五年,還擔任過冠軍將軍、義興太守等職,但是謝朏在永明年間當官,也是游戲官場,啥事不干,“在郡不省雜事”,成天喝酒、存錢,還勸弟弟和他一道學壞:

            弟綍,時為吏部尚書。朏至郡,致綍數斛酒,遺書曰:“可力飲此,勿豫人事?!睎F居郡每不治,而常務聚斂,眾頗譏之,亦不屑也。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謝朏是以這種游戲官場的態度、荒唐不合作的方式,來表達對南齊篡位,改朝換代的不滿。

            可是篡位這事,在南北朝的亂世,蕭道成可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后一個。齊武帝之后,蕭鸞殺蕭昭業、廢蕭昭文,自立為帝,是為齊明帝。

            1604747597584139.png

            數度辭官只等閑

            建武四年,齊明帝下詔請謝朏擔任侍中、中書令,這一次,面對同樣是篡位的齊明帝,謝朏一點面子也不給,直接撂挑子不干了,“遂抗表不應召”,和他一同不應召的還有何胤。

            這何胤后來入山隱居終老,一直活到八十六歲才去世。奇的是何胤的兒子,后來繼承父親衣缽,也隱居不仕:

            子撰,亦不仕,廬陵王辟為主簿,不就。

            回頭再說,齊明帝蕭鸞死后,次子蕭寶卷繼位,他是南齊第六位皇帝。這東昏侯蕭寶卷雖然昏庸無德,卻也知道如謝朏這般重臣,若能為己所用,也是往自家臉上貼金的事,于是在永元二年直接下詔,要給謝朏、何胤這兩大高潔之士大官做。毫無意外,這一次,這二人鳥都不鳥他,直接給個白眼。

            永元二年,詔征朏為散騎常侍、中書監,胤為散騎常侍、太常卿,并不屈。

            年輕氣盛的蕭寶卷,覺得很沒面子,在第二年又下詔要給他們更大的官做,并且立刻派人去請,還公然放了話,若請不來,就霸王硬上弓,綁也得綁來,就不信我這堂堂一國之君,還治不了你們這假清高的一介文人?

            只是,這邊蕭寶卷派的人還未成行,那邊,雍州刺史蕭衍起兵于襄陽,很快攻破建康城,眾叛親離的蕭寶卷,被宦官一刀砍了頭,一命嗚呼。

            這一次,蕭寶卷不但沒把這二人請來,還把自己直接送走了。

            蕭寶卷之后,其弟蕭寶融上臺,也是急不可耐下詔去請謝、何二人,因為其時的蕭寶融,受制于蕭衍,是個傀儡皇帝,他當然也想要謝、何這樣的謀臣忠臣,為自己出謀劃策,好奪回朝政大權。

            只是,一個十四五歲的小屁孩,能成什么大事?所以這一次,這二人,想都不用想,就直接拒絕了。

            及高祖(蕭衍)平京邑,進位相國,表請朏、胤,……并不至。

            后來唐朝詩人韓偓寫有《此翁》一詩云:

            高閣群公莫忌儂,儂心不在宦名中。

            巖光一唾垂緌紫,何胤三遺大帶紅。

            金勁任從千口鑠,玉寒曾試幾爐烘。

            唯應鬼眼兼天眼,窺見行藏信此翁。

            詩中的“何胤三遺大帶紅”之典,說的就是何胤身雖顯貴,卻常思退隱,先后多次拒絕南朝征聘,隱居自適之事。

            兩年后蕭寶融禪位于蕭衍,不久被殺,南齊滅亡。

            勤政善政得善終

            梁武帝蕭衍登基稱帝后,也是很快便禮請謝朏出山,給出的一連串官職是侍中、左光祿大夫、開府儀同三司。

            謝朏照例是拒絕,因為拒絕入朝為官,這么多年下來,已經成為他根深蒂固的習慣了。

            只是,這一次的改朝換代,請他出山,謝朏的拒絕相比前幾次,卻委婉溫和多了。他甚至還在隔年的六月,親自到蕭衍的朝堂之上,說明不能入朝為官的原因。

            細想也對,他曾是劉宋王朝的舊臣,南齊滅了劉宋,他游戲官場,拒絕與蕭鸞之流合作,當然有懷念故國的情分在,也有義憤填膺的正氣在,只是如今,盛產昏君的南齊已經滅亡,面對蕭衍的梁朝,他恨從何處來?他的故國,早已是過去的過去,是徹徹底底回不去的過去完成式了。

            這一次,他親自來回話,“朏輕舟出,詣闕自陳”。見面三分情,很顯然表明這事有轉圜的余地在,蕭衍心里也跟明鏡似的,所以,這邊謝朏劃一葉扁舟,人剛到;那邊,蕭衍就下詔給他加官進爵,然后又是請他吃大餐,給他蓋別墅。

            1604747624352476.png

            既至,詔以為侍中、司徒、尚書令。

            詔見于華林園,乘小車就席。

            到京師,敕材官起府于舊宅。

            吃了別人的,又拿了別人的,還給足了你排面,然后你又說不干了,那可就不好說了。

            謝朏把老話又重復了一遍,這一次,蕭衍就直接很硬氣的拒絕了。

            朏固陳本志,不許。

            然后當然就沒有然后了,只有答應入朝為官。不過,梁武帝特許謝朏在每次上朝時,直接把私家車開到會場,因為謝朏說他腳疼。

            第二年,謝朏母親去世,他丁憂在家,朝廷下詔,官職保留不動。

            五年后,又給他加官了,“后五年,改授中書監、司徒、衛將軍”,謝朏照例又是拒絕,朝廷免不了又是派人溫言軟語勸說一番,他便又委委屈屈答應了。

            這年冬天,謝朏去世,享年66歲。

            梁武帝蕭衍親臨謝府哭奠,并賞賜了豐厚的喪葬費:

            詔給東園秘器,朝服一具,衣一襲,錢十萬,布百匹,蠟百斤。

            縱觀謝朏這一生,少年成名的他,歷經宋齊梁三朝十三帝(孝武帝、前廢帝、宋明帝、后廢帝、宋順帝、齊高帝、齊武帝、郁林王、恭王、齊明帝、東昏侯、齊和帝、梁武帝),曾先后六次拒絕入朝為官,在南北朝那樣一個命如草芥、殺人如麻的亂世,他既能明哲保身,還能在入仕致仕之間進退自如,你可以說他真能作,真會裝,但是你不得不佩服他出眾的才華和高超的生存智慧。

            他這一生,忠于故國,還能富貴以終,名利雙收,不要說我等庸碌之人,望塵莫及,就連他的兩個兒子,和老子比,也相差甚遠:

            子諼,官至司徒右長史,坐殺牛免官,卒于家。

            次子絪,頗有文才,仕至晉安太守,卒官。

            陳吏部尚書、著名史學家姚察,有一段談及謝朏的話,對他一生的評價,最為客觀公允:

            謝朏之于宋代,蓋忠義者歟?當齊建武之世,拂衣止足,永元多難,確然獨善,其疏、蔣之流乎?洎高祖龍興,旁求物色,角巾來仕,首陟臺司,極出處之致矣!覽終能善政,君子韙之。

            是啊,對于劉宋王朝,他是忠義之臣;在南齊朝,他能獨善其身;入梁朝為官,他又勤政善政。不論是為人還是做官,他都已臻化境,做到了極致,他的智慧和瀟灑,我們只有贊美和膜拜的份。

            參考書籍:《南齊書》、《梁書》

            相關信息
            0.562960s
            大炕上的公用女人
            <address id="rjf35"></address>

              <listing id="rjf35"><listing id="rjf35"></listing></listing>

                <form id="rjf35"><th id="rjf35"><progress id="rjf35"></progress></th></form>

                    <noframes id="rjf35">

                    <form id="rjf35"></form>
                      <noframes id="rjf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