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rjf35"></address>

    <listing id="rjf35"><listing id="rjf35"></listing></listing>

      <form id="rjf35"><th id="rjf35"><progress id="rjf35"></progress></th></form>

          <noframes id="rjf35">

          <form id="rjf35"></form>
            <noframes id="rjf35">

            婚姻就像一座圍城—淺論寫作中比喻修辭的運用技巧

            2022-10-26 05:10 來源: 高考學習網 本文影響了:1662人

            要論寫作當中最重要的修辭手法,非比喻莫屬。所有被人們推崇的文學作品,其作者無一例外都是非常擅于運用比喻修辭的高手。比如,錢鐘書在《圍城》中這樣理解婚姻:

            婚姻就是一座圍城,城外的人想進去,城內的人想出來。

            這可以說是近代文學中最廣為人知的一個經典比喻。

            用好比喻,不僅可以使故事情節更加生動,敘事更準確,敘理更明白;而且可以最大程度激發讀者的閱讀興趣,幫助讀者感悟作品中包含的意境,并通過審美過程提煉、重構審美理想。

            分析發現,精妙的比喻不僅應該具備妥帖、新奇的特點,更重要的是,還要注意整體風格的協同。下面,我將從以上三個要求來跟大家探討比喻修辭的運用技巧。

            妥帖

            比喻跟聯想一樣,有一個非常鮮明的共同特征,它們都是由一件事物勾聯到另一件事物。也就是說,其主體和喻體之間是有著某種共性的,這種共性或許是具體的,也可以是抽象的。所以,精妙的比喻首先要求的就是妥帖,要準確抓住兩者之間的共性。

            我們先來看這一段:

            她身體蜷縮著,像一只倒干了糧食的癟口袋,又像一只鉆出了飛蛾的空繭殼。

            有人評價說,這個比喻效果不太理想。其原因就是文字沒有仔細斟酌,導致本體跟喻體之間相去甚遠。讀起來有一種牽強的感覺,好像一個人在那狂躁的瞎胡扯,只是為了給這文字增加點花樣而已。


            所以我們認為,比喻應該著重于內向意識的流動,而不是生硬的為了表達而表達。如果沒有真實感覺而強行作比,那樣只會適得其反。


            就比喻的妥帖來看,張愛玲無疑是其中翹楚,我們來看這一段:


            果然,姚先生大大小小七個女兒,一個比一個美,說也奇怪,社會上流行著古典型的美,姚太太生下的小姐便是鵝蛋臉。鵝蛋臉過了時,俏麗的瓜子臉取而代之,姚太太新添的孩子便是瓜子臉。西方人對于大眼睛長睫毛的崇拜傳入中土,姚太太便用忠實流利的譯筆照樣給翻制了一下,毫不走樣。姚家的模范美人,永遠沒有落伍的危險。亦步亦趨,適合時代的需要,真是秀氣所鐘,天人感應。


            這段話如行云流水般妥帖和諧,完全感覺不到一絲一毫的生硬。作者僅僅用一支“忠實流利的譯筆”就輕松的把主體和喻體勾連起來,將讀者征服得五體投地。

            新奇


            雖然說妥帖是比喻修辭的第一要素,我們要避免生硬,避免沒有感覺強行作比,但并不是要大家安于聲色乏味的文字。新奇且有辨識度的比喻通常能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


            比如《溜索》中有這么一段:

            我戰戰兢兢跨上角框,領隊吼一聲:“往下看不得,命在天上!”猛一送,只覺耳邊生風,僵著脖頸盯住天,倒像俯身看海。


            這段話的新奇之處在于空間上的落差與陡轉,海天倒置,讓人心跳加速,過癮之極。

            而從古詩詞當中我們經常能看到另一種風格的比喻,比如那句著名的“紅杏枝頭春意鬧”,還有蘇軾的“小星鬧若沸”,這是由視覺和聽覺混搭而來的通感比喻。這里所謂的“通感”,可以理解為共感、聯覺。


            我們知道,人的大腦有著不同的分區,每個區域有其固定對應的感官。而通感的意思就是這不同的區域之間先天保留或后天形成的感覺串聯。比如說你在大街上聞到烤肉的香味,腦子里自然而然就會想到金黃色的烤肉,這就是嗅覺和視覺的通感。

            錢鐘書先生在《 舊 文 四 篇 》中也提到過通感這種比喻手法,他認為這是一種感覺挪移。先生在《圍城》里有一段寫笑容的文字是這樣的:

            方鴻漸看唐小姐不笑的時候,臉上還依戀著笑意,像音樂停止后裊裊空中的余音。

            這便是由視覺和聽覺混搭而成的通感比喻。

            再比如胡蘭成《今生今世》這樣寫她和張愛玲逛街:

            一日午后好天氣,兩人同去附近馬路上走走。愛玲穿一件桃紅單旗袍,我說好看,她道:“桃紅的顏色聞得見香氣?!?/p>

            這又是由視覺和嗅覺混搭而成的通感。

            不同于以上兩種構建手法,張愛玲則擅長用風格的突變來塑造新奇感。她在《琉璃瓦》里是這樣描寫紳士姚先生的:

            姚先生端起宜興紫泥茶壺來,就著壺嘴吖了兩口茶?;叵氲侥瞧恼?,不由得點頭播腦地背誦起來。他站起身來,一只手抱著溫暖的茶壺,一只手按在口面,悠悠地撫摸著,像農人抱著雞似的。

            這段話中,姚先生由一個抱著紫砂壺喝茶的紳士,畫風突變,被比喻成一個抱著雞的農民形象,這反差有點強烈,可并不突兀。因為這二者之間有著相通的神韻。

            錢鐘書先生曾說:

            比喻包含相反相成的兩個因素,所比的事物有相同之處,否則彼此無法合攏;又有不同之處,否則彼此無法分辨。兩者不合,無法相比;兩者不分,無須相比。不同處愈多愈大,則相同處愈有烘托;分得愈開,則合得愈出意外,比喻就愈新奇,效果愈高。

            仔細揣摩,先生之言實在是精辟之極。

            協同性

            協同性影響的是文章的整體意境。之前看過一個提問:同樣是寫妖魔鬼怪,為什么《西游記》不像《聊齋》那么恐怖,讓人害怕?這就是協同性的影響。因為《西游記》的整體氛圍就不是陰森恐怖的,雖然寫了大量的妖精,而唯一比較恐怖的可能就是白骨精那一段。

            文章的主題好比太陽,而比喻叢林中的各種植物,雖姿態萬千,卻無一不向陽生長,根據陽光而改變形象,這就是協同性。

            我們看看這段文字:

            中午的太陽惶惶地照著,天卻是金屬品的冷冷的白色,像刀子一般割痛了眼睛。秋深了。一只鳥向山巔飛去,黑鳥在白天上,飛到頂高,像在刀口上刮了一刮似的,慘叫了一聲,翻過山那邊去了。

            這段話中的比喻包含聊齋元素不多,可也足夠讓人感到惶惶然、慘兮兮。正是由于這種絲絲入扣的手法,通篇讀來,那種揪心揪肺的緊張感久久不散。

            再比如我們讀張愛玲的小說,其一字一句仿佛是用沾染著閃閃發光的金粉寫就,自有一番流光溢彩的感覺。她在《金鎖記》里面有兩段是這樣寫的:

            那扁扁的下弦月,低一點,低一點,大一點,像赤金的臉盆,沉了下去。

            敝舊的太陽彌漫在空氣里像金的灰塵,微微嗆人的金灰,揉進眼睛里去了,昏昏的———

            這一句句所包含的意象,無不與題眼中的金字成呼應之勢。

            結語:

            微信圖片_20201216210409.jpg

            古人追求“文章可與造化爭功”,字字句句推敲錘煉??晒Ψ驅嵲谖恼轮?,埋頭苦干、刻意模仿是行不通的。而是應該多看、多聽、多讀,讓自己接受多方面的藝術熏陶,自然而然下筆就不會落入俗套。從張愛玲的文字里,我們就能輕易的看到美術、音樂、戲劇、舞蹈等各種藝術風格的影子。

            所以,必要的技巧固然不可或缺,融匯貫通更加重要。

            相關信息
            0.533611s
            大炕上的公用女人
            <address id="rjf35"></address>

              <listing id="rjf35"><listing id="rjf35"></listing></listing>

                <form id="rjf35"><th id="rjf35"><progress id="rjf35"></progress></th></form>

                    <noframes id="rjf35">

                    <form id="rjf35"></form>
                      <noframes id="rjf35">